【轰爆】非典型性个性婚姻(23)

23.

 

婚姻登记署有为职业英雄专设的登记室,虽然预约的时间是十点,但焦冻和爆豪胜己提前半小时已经到了,爆豪胜己不太愿意来的太早,轰焦冻却兴奋的几乎整晚没睡。

职业英雄的结婚登记室和普通大众的并不在一起,一来是为了避免敌人破坏或是报复的时候伤及普通大众,二来是为了防止有些记者和狂热粉的跟踪偷拍。爆豪胜己和轰焦冻到场时,里面有一对职业英雄正在办理,一位双眼发出兴奋光芒的工作人员让他们坐在休息室等候。

轰焦冻坐在沙发上,握紧爆豪胜己的手,冲爆豪胜己笑了一下,但爆豪胜己却觉得轰焦冻此时像是一个等待面试的小职员那样紧张,他没有拆穿轰焦冻,只是他远没有轰焦冻那么兴奋紧张。

到了约定的时间,工作人员带他们去了登记室,接待他们的是一位和蔼的中年女性,最后再询问了一次他们缔结婚姻关系是否自愿,得到双方的肯定回答之后,迅速的为他们办理了手续,最后给了他们每人一本结婚证。

看着自己的姓名从爆豪胜己变成了轰胜己,金发帅哥一脸不适应的拧眉,他入籍的未来家主却是止不住满足而幸福的笑着。

办完手续,轰焦冻看到手机上有条信息,是安德瓦发来的,大意是为了庆祝他们领证,中午两家要一起吃饭。

午餐定在一间中餐厅,据说是清朝御厨世家开的,口味很棒,菜品也十分讲究。

这次轰焦冻和爆豪胜己是最先到的,中餐厅是圆桌,轰焦冻拿着手机查了用餐礼仪,最后拉着爆豪胜己和自己坐在位置最差的出菜口两边。

安德瓦夫妇和爆豪夫妇几乎是同时到的,很巧的在电梯口遇到,一起上楼。

这次见面与第一次见面完全不同,两家人熟悉了不少,被爆豪光己就改姓入籍的事开玩笑,爆豪胜己生气的想吼回去却发现自己找不到反驳的地方,结果逗笑了一桌人,包括很少笑的安德瓦。

席间爆豪光己抱怨他们两个要结婚的人只剩半个月了,该做的什么都没做。在轰焦冻和爆豪胜己疑惑的表情下,爆豪光己开始细数,小到通知亲友同事、订礼服、定场地、联系婚礼策划公司、拍结婚照,大到装修婚房、计划蜜月旅行等等。轰焦冻和爆豪胜己听着头都晕了。

看两个孩子一脸呆滞,父母们又笑了,数落了他们好一阵,才告诉他们该做的都做了,婚房安德瓦早买好了,装修是开设计公司的爆豪胜亲力亲为的,两位母亲去订礼服、订场地、找婚礼策划公司,该准备的东西几乎都准备好了,两边父母的亲友也通知了,剩下的需要他们做的就是拍好婚纱照、决定去哪里蜜月旅行、通知朋友、在婚礼策划公司的指导下熟悉婚礼流程。

父母们所说所做的让轰焦冻和爆豪胜己有了更多要结婚的实感。轰焦冻自然是充满期待的,爆豪胜己却有些心情复杂。

午餐结束后,两位父亲去工作,两位母亲约了婚礼策划公司带轰焦冻和爆豪胜己去看结婚场地。

婚礼预定要办和式和西式两场,下午在神社,傍晚办西式的草坪婚礼。

看着两位母亲和轰焦冻热切的在探讨婚礼的事情,爆豪胜己偶尔暴躁的回几句嘴,心里的感觉说不上的繁杂。

举办草坪婚礼的场地在安德瓦名下的一座大庄园。从神社过去大约开车40分钟,由于地处城市边缘,这座庄园轰焦冻和家人只有在度假时偶尔过来,庄园的面积极大,甚至比轰家本宅还大一半左右,花园修建的非常漂亮,大面积的草坪是办婚礼的极佳场所,婚礼的现场效果图已经有了初稿,轰焦冻拿着pad正在认真想着自己的需求,爆豪胜己坐在花园的长椅上仰头望天,爆豪光己装作不经意的看了几眼自己的儿子,看他的状态对这场婚礼并没有太大的激情,轰冷同样注意到了这一点,也注意到了自己的儿子对这场婚礼非常用心,原本以为如焦冻所说这是一场两情相悦的爱情喜剧,现在看来大概本质上还是个性婚姻的半强迫式妥协,以轰冷对自己的丈夫的了解,爆豪胜己所拥有的强力爆破绝对可以构成个性婚姻的筹码,何况焦冻又如此的喜欢这个人。轰冷顿时有些同情爆豪胜己,仿佛是看到了自己当年的影子。

看完花园,轰冷自然的邀请大家进屋喝茶。爆豪光己对房间装修设计很有兴趣,轰焦冻便主动提出要带他们参观,爆豪胜己不想去,但迫于母亲的威压,还是不耐烦的跟着,轰焦冻笑着牵住爆豪胜己的手,爆豪胜己没有拒绝。看到这个细节,爆豪光己放心了些。

回程时,大家先把轰冷送回疗养院,然后去送爆豪光己。轰焦冻因此有幸来到爆豪胜己从小长大的家。

爆豪胜己的家外观独特,有些像海边的拱顶建筑又像歌剧院,三层独栋,与周边的民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房间内部挑高比普通的民宅高了近一倍,空间极大。

爆豪光己让他们留下吃晚饭,问了轰焦冻想吃什么之后,点点头,拽着爆豪胜己和她一起进了厨房。轰焦冻被留在客厅看电视。

“为什么要和那孩子结婚?”爆豪光己煮着味增汤,忽然打破了沉寂。

“哈?不是说了在交往吗?忽然问这个干什么?”爆豪胜己一边切土豆,一边心虚的回答。

“焦冻是个好孩子,看得出他很爱你,可你对他是有多喜欢我真的看不出来。”

“所以呢?你想说什么?”

“臭小子!给我态度好一点,你的母亲在找你谈话啊,暴躁小鬼!”

“那你倒是直说啊,拐弯抹角的不像你好吧!臭老太婆!”

爆豪光己叹了口气,她停止了争吵,严肃的盯着爆豪胜己:“你总要为自己负责的,不管幸福也好不幸也好,但是,既然做了选择就要做下去,不要一副不情愿的样子!”

“我知道!”爆豪胜己不满的吼了一句,他狠狠的切着砧板上的食材,几秒种后又补了一句:“我又没有不情愿!”

爆豪光己楞了一下,轻笑着点点头。


TBC


评论(10)
热度(151)

© 青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