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翔秋】我对象的神助攻是个脑内戏很多的中二病(29,END)

叶修和叶秋生日快乐!

生贺文就更完结篇吧,让他们幸福!

为了赶进度,本章没有车,过段时间弄个周叶车的番外。


这篇文终于完结了,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


29.

 

决赛并不轻松,A国比想象中更难打,靠着战术和选手们无间的配合,国家队最终拿到世邀赛的冠军。在颁奖礼上,队员们轮流捧起奖杯,激动人心。这番场面在全球直播,现场也是热闹非凡,奖杯传给周泽楷的时候,他腼腆的笑了笑,捧着奖杯看了一眼顺手传给了身边的孙翔,于是观众们的目光便移向了孙翔,孙翔捧着奖杯冲叶秋的方向抛了一个飞吻,叶秋脸一红,小声骂了一句“笨蛋”。孙翔又张扬的将奖杯举过头顶。

此时,人群中忽然有人惊呼起来,接着整个场馆都激动的站了起来,孙翔发现人们的目光并不在自己身上,他疑惑的将目光转向焦点,立即露出一个夸张的表情。

周泽楷正单膝跪在叶修面前,原本人声鼎沸的场馆瞬间安静了。

周泽楷握紧叶修的双手,郑重的说到:“叶修,和我结婚吧。”

其实,周泽楷想说的话有很多很多,可最终说出口仅仅是这样一句,非常符合他的寡言少语的性格。

镜头完全落在了周泽楷和叶修身上,这场出乎意料的求婚正在被全球直播着,周泽楷很清楚,他就是要选择这样的时候,向全世界昭示他对叶修的所有权。

场馆里忽然出现几架无人机,在叶修和周泽楷上方抖落大量的玫瑰花瓣,场馆的喷淋里适度的喷洒出昂贵的玫瑰香水,被制作成企鹅样貌的机器人捧着盛放着戒指的盒子来到他们面前,戒指上的钻石闪耀着迷人的光芒,如此大颗想必是在某个高规格的拍卖会才能以难以想象的高价获得的东西。

叶修温和的微笑着,被喜欢的人在众目睽睽之下求婚,紧张程度直线上升,好像还剩一丝血的君莫笑好不容易打败了一枪穿云,却发现系统给一枪穿云加了一条命,虽然这个表述不准确,但叶修能想到的只有这种比喻,他看得到周泽楷的眼中有自己的影子,他能感觉到周泽楷的心跳频率特别快,他看得出这个求婚是有预谋的,在这种场合求婚,他觉得自己招惹了一个不得了的家伙,可这个不得了的家伙是深爱自己的,所以,根本就没有拒绝的理由。

叶修想开口说一句“我愿意”,但嗫喏的张了几次口,喉间像被什么堵住了,反倒是鼻尖一酸用力的点了点头。

周泽楷开心的把戒指套在叶修左手的无名指上,起身用力抱紧叶修。现场的观众欢呼起来,国家队队员一个个笑得特别开心,舞台的荧幕背景瞬间替换成了浪漫的图景,大量的玫瑰花瓣如雨般在整个场馆散落了十几分钟。为了让所有人分享到他们的喜悦,从场馆顶层落下上万个心形气球,每个心形气球里都装着一个立体橡胶手机链,手机链的形状是穿着古典中式新郎礼服的一枪穿云抱着穿着凤冠霞披的君莫笑。

许久之后,沉浸在喜悦里的人们才回想起来现在是世邀赛的颁奖现场。

孙翔是把冠军奖杯抱了最久的人,他看自家队长求婚时,压根忘了手机还有一个冠军奖杯,奖杯以各种姿势,在孙翔里手里被玩耍着,还有人做了孙翔玩奖杯的表情包。

颁奖典礼结束后,孙翔久违的见到了叶秋,他仗着身高优势,将人一把抱在怀里,就是不撒手。在叶秋觉得自己被捂得只剩一口气时,终于暴躁的挣脱了孙翔的怀抱,大大喘了口气。

因为周泽楷的求婚,国家队根本无心去庆祝夺冠,大家纷纷抱着手机以最快的速度回到房间,开始和家人恋人朋友联系,狗粮一个人吃多没意思啊。

孙翔跟着叶秋去了叶秋住的酒店,叶秋刚开门便被孙翔压在门上粗暴的吻着,好像要把这段时间没吻到的分量吻回来。叶秋热情的回应着,说不想孙翔绝对是假的。

孙翔很快有了下一步动作,伸入叶秋衣服里的手被叶秋制止了:“先去洗澡,还有一件事我想问你。”

忽然严肃下来的气氛,让孙翔多少冷静了些。

叶秋整了整被孙翔弄乱的衣服,坐到床边,看着孙翔:“我来到前一天,凌天耀被C市的警方抓了,警方说他的公司涉嫌了一起金融案件。”叶秋顿了顿,看孙翔没有什么明显表情,继续开口:“凌天耀的家世算的上是好的,家族的关系网也不简单,涉嫌金融案件这种事很容易摆平,但这次C市直接抓捕,证据确凿,法检两院走的程序也快,凌家出手捞人据说没有任何作用。”

“这不是挺好嘛。”孙翔靠着柜子,盯着叶秋的目光清晰的表示他现在想做。

“对我来说是挺好的,我听我爸说,凌天耀是得罪了该省的副省长兼公安厅厅长,被视为当地严打的典型,严肃处理。”叶秋嘴角浮起一个意味不明的微笑,孙翔顿时有些紧张。

“我记得那个厅长姓孙,所以,我想是不是太巧了,在你的家乡C市,去了不到半个月的凌天耀被查出了问题,厅长和你一样姓孙,你能解释一下吗?”叶秋皮笑肉不笑的盯着孙翔。

孙翔背后发凉,小声开口:“你这不是知道的很清楚了嘛,我就是那天和我爸说了凌天耀欺负他未来儿媳妇的事,我爸就生气了。再说了,凌天耀是真有问题,合法合理。”

“是,合法合理,关键是有人说过家里没背景,装成是热血的单纯青年,没想到是扮猪吃老虎。”叶秋冷哼了一声。

“你也没问我啊,我爸又不让我随便和人说起他,以免遇到别有用心的人。”孙翔弱气的反驳。

“哟,几天不见学会顶嘴了?”叶秋瞪着孙翔,孙翔急忙狗腿的跑到叶秋身边帮他揉肩:“不敢,别气了。”

看叶秋面色柔和了些,孙翔没忍住把叶秋扑倒,黏黏糊糊的吻了一会,叶秋忽然觉得手指碰到一个凉凉的东西,他抬起手,看到自己的无名指上套着孙翔的冠军戒指。

“我是想好好求婚的,制造浪漫的气氛,让你一生难忘,但是看今天队长和你哥求婚,我蛮羡慕的,我也想和你结婚,我等不及了,我现在只有这个戒指,回去补给你一个好看的好不好?”孙翔焦急又紧张,临时起意的求婚,大概会惹叶秋生气吧,可他是个一根筋的人,认定了叶秋就是叶秋,想抓着叶秋不放开就打死都不放开。

“一副傻样,谁稀罕戒指了,这个独一无二的冠军戒指哪里不好了?结婚结呗,反正我脾气性格不好倒霉的是你。”叶秋显得异常平静,可耳朵和脸太红了,完全掩饰不住他此时激动的心情。孙翔看呆了,反射弧过了十几秒才接上,亢奋的压着叶秋叫了几十句“老婆”,最后被烦躁的叶秋一脚踢下床。

周泽楷和叶修回到房间,叶修立即钻到卫生间,锁上门,他心跳的非常剧烈,他很清楚接下来他们会做什么,他百分百今晚就会被周泽楷标记,作为一个年近30的处o,在这一天终于要来的时候,他怕了,宁愿像不去幼儿园的孩子一样躲起来,好好平复自己的心情。

周泽楷开始以为叶修急着上厕所,可等了十几分钟,浴室里没有任何声音,周泽楷担心的敲了敲门:“叶修?还好吗?”

“还行。”叶修深吸一口气,语调平和的回答。

“怎么不出来?”周泽楷疑惑的问。

“没。”叶修咬紧下唇,龟速走出浴室,绕过周泽楷,去衣柜拿了睡衣,快步走进浴室,在关门的瞬间,周泽楷也走了进去,他嘴角勾起一个好看的弧度,漂亮的眼睛直直的盯着叶修:“一起洗。”

叶修没来及反驳便被周泽楷吻住唇推进了玻璃房,被急不可耐的周泽楷在浴室完成了标记。

第二天,周泽楷和叶修没有和其他队员一同启程回国,周泽楷在酒店包下了蜜月套房,在吃到满足之前,绝不回国。


END


评论(14)
热度(159)

© 青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