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翔秋】我对象的神助攻是个脑内戏很多的中二病(26,ABO)

26.

 

孙翔很开心这么早接到叶秋电话,按照时差叶秋应该刚起床,孙翔笑着故意将声音沉下来,在叶秋听来像极了是在自己耳边带着呼吸的气音用浑厚中掺杂着挑逗的音色说话,声音直击耳膜:“宝宝,睡醒了?”

叶秋被这声音搅得心跳加速,用被子捂住红的发烫的脸,傲娇的回嘴:“别用那么羞耻的称呼!”

“诶?不好吗?我以为你会很开心。”孙翔眨眨眼,言情剧里不都是这么称呼的吗?叶秋为什么不喜欢?

“谁会开心啊!笨蛋!”叶秋冲孙翔吼了一句,忽然想起打电话来的正事,他可是一睁眼就看到了孙翔抱着周泽楷的照片,虽然不介意,甚至觉得很有趣,但叶修用苏沐橙的号留言让他问候一下孙翔,他当然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欺负孙翔的机会:“对了,你忽然讨好我是不是因为做了亏心事?”

“没有!绝对没有!”孙翔顿时想起自己早上犯的错,心惊肉跳,万一被叶秋知道,肯定会被骂死!

“真没有?再想想,我给你提个线索——周泽楷,你若是真想不起来,我就挂电话了。”叶秋听出孙翔的坚决否定中掺杂着心虚,立即严肃的开始威胁。

“别挂别挂,我说还不行嘛,你先答应我别不要我。”秒怂的羊习习,可怜兮兮的讲条件。

“说吧。”叶秋咬着牙闷声说到,他忽然很担心孙翔和周泽楷是不是真的有什么。

羊习习用颤抖的声音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最后还加了一句“你哥不让我告诉任何人,你别说是我说的,不然他就让你休了我。”

叶秋听完有种哭笑不得的无力感:“孙翔,你是不是傻?我已经不知道该怎么说你了,算你牛,这操作不仅引战还坑队长,我哥和周泽楷现在什么情况?”

“叶神不理队长了,队长看着特别丧。”羊习习没听到叶秋的怒吼,顿时更无措了。

“果然如此,你自己惹得祸自己想办法解决,明天这个时候如果他们还没和好,你等着受罚吧。”

“我一定会想办法让他们和好的!”羊习习得到缓冲时间开心的站直了声音洪亮的向叶秋保证。

“呵,还有其他说的吗?”叶秋揉揉头发,准备起床。

“凌天耀那个混蛋没去找你吧?”孙翔很担心,担心到每天都会问一遍。

“没有,我昨天听说他从B市撤资了,公司整体转移到了C市,他本人似乎半个月前就去了C市。不说了,我还要早点去公司,你晚上比赛加油。”叶秋笑笑。

“没问题,我们小组赛就赢过K国,倒是你工作别太累,注意休息。”

“也别太骄傲呀,挂了,拜拜。”叶秋看了眼时间,挂了电话。

孙翔握着手机,想起凌天耀的事,皱紧眉头。

周泽楷的眼巴巴的坐在叶修身边观战,试图在游戏结束后和叶修单独说几句话,但叶修看穿了他的想法,停止对战后反而和喻文州讨论起晚上比赛的战术,周泽楷一直等到午休结束也没等到自己说话的机会。

下午确定了战术和出场顺序,得到叶秋鼓励的孙翔,自告奋勇要第一个出场,叶修同意了。

晚上的比赛八点开始,六点要到赛场集合熟悉场地设备。国家队吃过晚餐,准备一起过去,周泽楷想和叶修单独说几句话,趁着叶修去洗手间的时候,让其他人先走。

叶修在洗手台洗手时,K国的领队也在那里。

“你好。”对方用不太熟练的中文打招呼,叶修笑着回了一句。

“开场前可以聊几句吗?”对方换成英文问到。

叶修点点头,他很好奇敌方的领队会想和自己聊什么。

“换个地方吧。”对方先走出门外,叶修跟着出去,刚走到门口,突然觉得被人打中了后颈,晕了过去。

K国领队冲后面的人比了一个赞的手势,然后把叶修抬起来放到清洁桶里,盖好盖子,光明正大的推上电梯,上行了几个楼层,有人已经等在那里,打开了一间杂物间,三个人把叶修抬出来扔到杂物间的地板上。

“只要对方的领队不上场,他们必定会混乱,失误频发,赢下这场比赛我们就能进前四。”

“不会被发现吧?万一他们找不到人调监控怎么办?”

“监控室的工作人员刚好是我们国家的人,他是我们的FAN,他已经帮我们关闭了电梯和我们路过区域的所有的监控,没问题。”

“哥你考虑的真周全,那我们走吧。”

“等等,为了防止他忽然醒了,要喂他吃一粒安眠药,然后晚上值班的保洁过来会发现他在这里,到时候比赛应该差不多结束了。”

叶修在被扔到杂物间的地板上的时候,已经醒了,他意识到对方人多,想到自己是个战五渣的阿宅,干脆装晕,他听到了他们所有的对话,心里感叹着今晚的对手真是太天真了,战术已经制定好了,抓领队有什么用,至少要抓个王牌吧?没容叶修多想,他感觉到有人捏住自己的双颊向自己口中扔了一粒药片。

“要不要找点水灌下去?”

“应该不用吧,含在嘴里慢慢也会化掉。”

“万一他很快醒了,自己吐掉怎么办?”

“啊,真是的,你去找瓶水来!”

“我们先出来,把杂物间关上,以免有人看到。”

很快,叶修听到关门声,他等了一会,没再听到什么声音,立即睁开眼睛把药吐出来拽在手心里,他忽然有些后悔一直不用手机,不然至少可以让小周来接自己,可想到周泽楷,他摇摇头,垂下眼帘,周泽楷会担心自己吗?大概不太会吧,如果不见的人是江波涛,说不定周泽楷会很紧张,而且,他可不希望周泽楷过来找自己,听声音对方有三个人,周泽楷若是一个人来,就算没和自己一样被关起来,搞不好也会被伤到手,已经制定好战术的比赛,王牌的作用远比领队更重要,至于自己,最多睡一觉再被送到医院,离半决赛还有2天,大概可以恢复。

周泽楷等了将近十分钟,没看到叶修出来,他走到洗手间,四个隔间门都开着,根本没有叶修。难道叶修从其他通道走了?可这里只有一条路可走啊,周泽楷在脑中回忆着从洗手间出来的人,没有特别可疑的人员,除了一个保洁人员推着一个保洁桶出来,难道是绑架?

 

TBC

评论(32)
热度(119)

© 青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