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翔秋】我对象的神助攻是个脑内戏很多的中二病(19,ABO)

狗血撒点

 

19.

 

孙翔最近心情很糟糕,从自己告白到现在,已经过去两周了,叶秋别说是给自己答复,连自己发的消息都没回过一条,电话更是从来不接。孙翔觉得自己大概是被叶秋拒绝了。他倒是听很多人说过早上看周泽楷穿着睡衣从叶修房间出来,那两人的关系在国家队已经成了一个公开的秘密。他把这些传闻告诉叶秋,想博得叶秋的一点点关注,然而没什么用。

世邀赛前的集训于今天上午全部结束。从下午到明天一整天都是休息日,后天一早出发去苏黎世。队员们有的回战队、有的回家,有的相约出去玩,还有选择宅在酒店的。周泽楷和叶修准备下午在酒店休息,明天出去玩,留在酒店的其他人自觉的找各种理由不当电灯泡,孙翔自然也如此打算,可周泽楷似乎不想看孙翔一个人闷着,执意让孙翔明天和他们一起出去,孙翔只能勉强的答应下来。

回到自己房间,孙翔盯着手机还是没有任何回复,他感觉自己在唱独角戏,把明天的行程报备过去,孙翔抱着手机想着叶秋和自己之间发生的种种,原来忙碌的时候还好,一旦空闲下来寂寞像一个无限扩大的黑洞几乎将他的心完全吞噬,他想见叶秋快想疯了,可他不知道叶秋住哪里、公司在哪里、现在又在哪里,就算想去找都不可能。这时,他想起了叶修,叶修应该知道,但是,他根本想不到去找叶修问地址的理由,只能和盘托出了吧。孙翔心情忐忑的敲了叶修的门,来开门的是周泽楷,孙翔并没有太过惊讶。

“队长,叶神在吗?”

周泽楷点点头,让孙翔进来。孙翔走进房间看到叶修靠着枕头坐在床上玩电脑,另一边的枕头显然是周泽楷靠过的,床上还放着另外一台电脑,是周泽楷的。孙翔很抱歉打扰他们,问话十分简单化,一听就知道是想速战速决。

“叶神,能告诉我叶秋的公司在哪里吗?”孙翔来之前想过了,问别人的家庭住址很可疑。况且今天是周五,叶秋应该在公司才对。

“叶秋?你们很熟吗?”叶修明知故问的抬起眼笑了笑。

很像,可叶秋笑起来不是这样的,叶秋凶巴巴的,偶尔笑一下反而更可爱。

“我喜欢他,想见他。”孙翔坦白的说出实情,他不想弯弯绕绕的编出一堆谎言,如果叶修不同意,那就求他,要自己做什么都答应。

叶修不是一个做事过分的人,可在叶秋的事情上,不过分一点根本检测不出对方的真心,他拿起一支烟,在周泽楷的注视下又悻悻的放回去,换了一只棒棒糖,塞进嘴里,随即露出恶质的微笑:“喜欢他?有多喜欢?可以为了问到他的公司地址而跪下求我吗?”

俗话说男儿膝下有黄金,随随便便向人下跪,这种事太伤自尊,对于孙翔这么傲气的人来说可能会被激怒。周泽楷看了孙翔一眼,孙翔的表情果然很震惊。

但是,仅仅是迟疑了几秒,孙翔竟然真的跪在叶修面前:“求你,告诉我,我想知道他的答复,就算听不到他怎么说,让我再看他一眼也行。”

“呵,挺诚心的啊,不过,想见他的话,看我也行啊,我们是双胞胎,长得一模一样。”叶修学着叶秋的样子严肃的皱眉。

孙翔看着叶修摇摇头:“不一样,叶秋更可爱。”

“啧,真敢说。行了,你过去吧。”叶修满意的从床头柜的抽屉里拿出一张叶秋的名片,扔到床边,孙翔急忙起身将名片紧紧攥在手里,他看了一眼地址,简单的说了句谢谢,便快速的离开了。

“孙翔其实是个一根筋的单细胞动物。”叶修咬着棒棒糖,含糊不清的说着。

“嗯,认定了就会一直执着。”周泽楷走到床边,重新回到自己的位置,靠着枕头,看着叶修。

“叶秋应该会幸福吧。”叶修的脸上流露出一点羡慕,周泽楷把叶修口中的棒棒糖拿出来,扣着叶修的后脑温柔的吻上去。

“不是说只给晚安吻吗?”叶修脸全红了,这是周泽楷给自己的第一个晚安吻之外的亲吻。

“想吃糖了。”周泽楷得意的笑笑。

“给你。”叶修把棒棒糖塞到周泽楷口中,周泽楷故意舔了舔才拿出来塞回到叶修嘴里。

这太超过了,只有恋人之间会这么做吧?叶修羞赧的抬头看着周泽楷得逞的笑,如果可以真的成为恋人就好了。

叶秋一手拿着笔,一手拿着手机,心思却全在手机上,孙翔刚刚给自己发了消息,说他明天要和叶修周泽楷出去玩,问自己去不去,叶秋不满的哼了一声,说实话,这段时间孙翔每天给自己发很多消息,虽然不回复,但每条都看。至于叶修和周泽楷他反而不那么担心了,他从孙翔房间里逃走的第二天中午接到周泽楷的电话,告诉他叶修在担心他,希望他诚实的把所有事告诉叶修,免得叶修心里总是惦记着。叶秋心虚的答应了,和叶修在电话里说了所有的事情,也听叶修说了和周泽楷的事,叶秋差不多可以断定周泽楷喜欢的人应该是叶修,可他难以断定自己是不是喜欢孙翔。

离孙翔对自己告白已经半个月了,叶秋还是给不出答复,也不想和他联系,倒是孙翔,一直不放弃单方面的发消息、打电话,不累吗?叶秋盯着手机发呆咬唇,他不知道孙翔这样单方面的联系什么时候会断掉,可一想到会断掉,他开始烦躁起来。

秘书的敲门声打断了叶秋的思绪,他急忙把手机收到口袋里,装作在看文件,一句“进来”还没说出口,门已经开了,来人大大咧咧的走进来,完全无视什么礼貌问题。

“凌天耀?你怎么来了?”叶秋厌恶的咂舌。

“这不是想你了嘛,多日不见,你和你的小男友还相处愉快吗?”凌天耀说着坐到叶秋对面,叶秋把目光放到文件上,根本不想看他的脸:“挺好的啊,不劳你费心。”

“哪儿的话,我还没放弃自己作为候选人的身份呐。听说他们的训练今天上午就结束了,他没来找你。”凌天耀用的是肯定句。

“情报工作做得不错啊,放心,他等等就来了。”叶秋只是在虚张声势,孙翔连自己公司的地址都不知道,怎么可能来。

“希望如此吧,但是,在他来之前,我想确认一件事。”凌天耀忽然起身走到叶秋身边,趁叶秋不备,凑到叶秋的颈间闻了闻,被叶秋用力推开:“你想干什么?”

“没什么,只是确认一下你有没有被他标记,看来没有。”凌天耀嘲讽的笑着,他开始肆无忌惮的释放出自己的信息素来引诱叶秋发情。

叶秋立即捂紧口鼻,准备去开窗,却被凌天耀大力的禁锢在办公桌前:“叶秋,我对你的宽容和忍耐已经见底了,你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我,随意践踏我的自尊,让我的朋友面前抬不起头来,不把你弄到手以后我还怎么混?”

“你不怕我们叶家杀了你?”叶秋向后缩了缩,给出一句威胁。

“我从前就是太害怕你们叶家才屡次错失良机,杀吧,一个被标记又怀孕的omega想杀了自己的alpha还真是勇气可嘉。”凌天耀冷笑着,解开自己的领带。

“你最好快点滚,这是我的公司!”叶秋拿起座机的听筒,凌天耀直接扯断了电话线:“那又怎样?我已经和秘书说了,我们有要事要谈,别让任何人入内。”

叶秋惊恐的瞪着凌天耀,他没想到凌天耀可以没人性到这种地步。

 

TBC

评论(64)
热度(151)

© 青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