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利甜酒奶盖茶【下】

甜甜的结局

告鸟:

现代设定,各种角色串场中w
终于填完坑了,感谢喜欢w
那么有缘下个坑见~
【刚刚漏了一大段现在补上了w】


王杰希端着插着牙具的搪瓷缸子从小诊所二楼的水房出来,准备回宿舍好好休息一下。走着走着就发现情况有点不对。
——借着路灯的黄光,远远就看见自己房门前蹲了个人,正悉悉索索捅钥匙眼。
很不巧,几乎就在王杰希发现他的下一秒,那人也发现了一身睡衣手无寸铁的王杰希。
王杰希同志噌一下把牙刷从缸子里抽了出来,气势挺能唬人:“你干嘛呢???”
“老王————”
那人扑上来,脸上挂着实体化的QAQ表情,一把薅住了王医生粉蓝色的睡衣下摆:“我有点玩儿脱了,咋办啊!”
王杰希眨了眨小点的那只眼睛,脑子里第一反应并不是担心老友出了什么问题,而是人生真是处处有惊喜。只要你活得够长久,就能见到叶·平时特别牛逼·怼王·万事掌控·死不要脸·狐狸成精·修半夜里蹲在你家门前冲你求救,总有种刚出新手村的萌新无意中平A死落单野怪并爆了一地橙装的既视感。
薅着王杰希睡衣的野怪继续说道:“话说回来你举着这牙刷摆什么造型呢?魔法少女变身吗?”
啧。怼王状态回来的挺快。
王医生:“……你再贫我就给你表演一下魔法少女净身。”
“嗻~”叶不修把宿舍门推开做了个请进的动作。
……原来锁已经被捅开了吗?
王杰希揉着太阳穴进屋把洗漱用品放回架子上,一回头发现对方特别自觉地抱着抱枕坐在藤椅上,一副准备促膝彻夜长谈的模样。
不行不行不行明天难得轮休还想早起去小公园冬钓呢!
王杰希先生决定三回合之内解决掉这个问题大儿童。
他盯了叶修好一会,盯得叶修难得的心里有点发毛。
“好了,我知道你弯了,请勇敢的面对自己接下来的人生。你可以走了。”
“别介呀!”叶不修可劲蹂躏着抱枕,一脸纠结:“还有别的问题呢!”
“你喜欢小周你自己想好要不要表态啊,挺好一孩子,如果他愿意我绝对支持。好了你可以回去了。”
“他怎么就不愿意了,我今天灌他来着,问他是不是追我他说‘嗯’。”
知道内情的老王良心发现地思考了一秒:“……我觉得你应该在他清醒的时候再问一次。”
叶修挠了挠头发:“我觉得也是。唉,我还是自己好好想想吧,谢谢啊~我回了。”
王杰希看着老友有点怔然地走出门,纠结着要不要直接把实情和叶修讲了算了。叶修之前没有那个恋爱脑,讲了对他打击大,不讲那真相大白的时候打击更大,一时竟然不知道如果抉择。
正躺在床上天人交战的王杰希听见门快速地被敲了三下,之后是门锁“咔嗒”打开的声音。
一个脑袋探了进来嘿嘿一笑:“没睡吧?我忘了,还得找你借个被子来着。”
……我刚刚怎么还会对这牲口产生一点点的怜惜???
王杰希把棉被抱出来扔过去,决心还是让这人自生自灭好了,至于那个无辜的小青年,明天再找他好好谈谈吧。“


周泽楷醒来的时候犯了一会儿迷糊。
很多人宿醉后会断片,把醉后发生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周泽楷正好相反,天赋异禀,只要不是醉到昏迷的程度,哪怕稍微有点反应,经历的事情比醒的时候还要记得清晰。当初期末选修课逻辑学开卷考试的前一天晚上这人发现课本不见了,愣是灌了自己杯不加冰威士忌,在半醉间硬着头皮看了一宿,开卷考试当闭卷做答了个全级第一。
所以迷糊劲一过,他就被汹涌而来的回忆冲了个跟头。
尤其清晰的画面是小老板在他回复了要追求对方的肯定句后,脸上瞬间空白了的表情。
完犊子。
周泽楷抬头看了眼挂钟,现在是早上八点,叶修应该正在楼下卖早点。卧室里安静极了,空荡荡的让人有点不习惯,他这才发觉小老板的枕头被取走了,应该是在多了床被子的靠墙长沙发上睡了一晚,现在这张床上只留他一个人的气息,心里莫名地冒出一股不甘来。
今天该怎么面对他呢?
装作不知情也不是,小老板估计下意识在躲自己。坦白告诉他留下来的真相,又显得自己在故意戏耍人家。当初自己只是想留下来想想出路,看看怎么才能报答了对方的救命之恩又处理好连锁店的事情,现在想来真的太天真了,事情被搞得越来越糟。
他有点生气地拍了拍脑袋,试图理顺事情怎么就发展到这个地步的逻辑。
——是了,叶修知道这件事情时一副被吓着了的样子,他其实是个直男吧?那我只要表现出真的不是在追他的感觉就行了,很快他就能明白那只是我喝醉了无意识应答而已。
但为什么,心里却更加难过了呢?


叶修很娴熟地在操作台上工作着。
一旦下了要问清楚的决心,总觉得事情已经解决一半了,心情自然就好起来了。嘛,如果真的是追自己,那要好好考察一番才行;如果不是,对方也不抗拒的话,倒追也没问题嘛~小周如果不愿意……
那也在意料之中,失恋只能好好承受了。
叶修把油条捞出锅子,拿起杯子转身正好接住刚刚打好的玉米汁,门口挂着的感应器掐着嗓子报响“欢迎光临~”,他笑着抬头,看见来人时动作凝滞了一瞬。
那是两位身着西装的年轻男性,虽然是最普通的黑白职场服饰,却与那种街边匆匆行走的推销员截然不同的精英气场。为首的那个黑发男性正微笑着冲叶修点了点头。“好久不见,叶老板。”
他把公文包换到左手,伸出右手与叶修轻轻握了一下:“A市另一家〇贡〇奶茶出现了一点营业问题,我们刚刚处理完,就顺路来看看您这边有什么需求。”
站在他身后的黄发讲话有点南方口音:“对啦叶老板,我们有个姓周的市场专员,在您这里实习差不多半个月了,总部那边对他有其他工作安排,这次他要和我们一起走。怎么样?那小年轻是不是很努力?之前是他主动请缨过来这帮调研的,冯总很看好他……”
姓周的……市场专员。
叶修下意识回过头向楼上看去。
周泽楷正匆匆从楼上下来准备帮忙,一拐角发觉小老板正好看过来,下意识露出了个笑容,之后他就看见站在后方的喻文州和黄少天。
“前辈?”
“哟~小周~”黄少天对这个乖巧的后辈印象不错:“你写的报告我们收到了,老板说你考虑的很好,这次专程让你和我们一起回总部,你把资料带上,就是关于地方奶茶店兼营问题的那个~行李可以不用带多的,之后你还要回来在这边做点调研。”
周泽楷一直紧紧地盯着叶修看,报告被肯定了的开心被惶恐无措压过。
小老板很平静地看着他,并没有表现出生气或者难过的样子,那人抄着手站在吧台后面,逆光的双眼古井无波。
“他工作能力很优秀。”
周泽楷听见叶修这样说道:“我这边还可以,没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他什么时候回去都方便的。”
胸口像出现了一道透明的空气墙,把心脏狠狠地压缩在里面,窒息似的震颤着。周围人谈话时嘴巴一张一合,周泽楷机器般做出回应,跟着小老板上楼收拾行李,看着他如常开着玩笑,心里却有个声音在拼命喊着“这并不正常”。
这预感很快便成为现实。
“其实这边还有其他几个分店也很值得去看看的,下次过来的时候也可以去那边了解一下,毕竟我这边他留的也够久了。”
——这是叶修送走他们时说的最后一句话。


周泽楷在去机场的路上几乎一言不发。
喻文州和黄少天大概是知道他话少的性格,因此并没有很在意,相互之间陆陆续续交流着这次工作的看法和意见。
“他是喜欢奶茶的。”
下车时周泽楷这样说着,很认真地看着喻文州:“他很专业。”
喻文州愣了一下,随即意识到他是在讲叶修。他示意黄少天不要接话,提起行李示意对方边走边说。
“因为喜欢,才开的。”小年轻低着头,藏起自己脸上的焦急,压制住对多讲话的不适:“卖早餐,就是想做奶茶。”
喻文州的表情很温和,刚出社会没多久的小青年根本看不出来他的想法,只好咬着牙继续往外蹦字儿:“客人从顺手买,到专门来,叶修,很厉害。所以——”
——他不该被罚的。
“能观察到这种程度看来你的收获很大嘛毕竟那么多加盟能拿到特许兼营资格的就这一家,在这个地方还能保证有盈利简直牛逼啊,虽然没有我们喻主任试营指导的时候牛逼啦~不过还是很不错的——哎呦!”没憋住的黄少天后腰被喻文州的手肘捅了一下,表情特别委屈。
周泽楷从来没有觉得自己那么蠢过,本来就不擅长说话,这下干脆磕巴了起来:“特、特许?”
喻文州眯着眼笑笑:“嗯,基础资料里面不会标注这些,你不知道也很正常。”
我这半个月到底在干什么啊!?
喻心脏看着混乱中的周泽楷,语速缓得意味深长:“你有这份爱护有能力同事的心,冯总会非常欣慰的哦~”
这一天,象牙塔出来的优等生,终于在隔壁部门领导身上,认知到了社会人士的可怕程度。


另一位社会人士叶不修目前正情绪稳定地对住在他隔壁的老王出柜。
老王情绪特别不稳定:“我和你说了多少次了不要过来打扰我吃饭!!!?”
“哥现在内心一片狂风骤雨,需要看看你崩溃的表情平复一下,不要那么绝情嘛~”叶修坐在烧鸭饭的对面理直气壮气吞山河。
王杰希摘下眼镜揉了揉鼻梁,决定先安抚一下这个表面冷静的家伙:“所以呢?你现在是什么想法?”
“我还是觉得自己喜欢他。”叶修用指关节扣了扣桌面:“而且我觉得他有隐情。”
“但因为有点情绪所以判断不出来,是我喜欢他所以才愿意给他套个有隐情的借口,还是他的确有隐情。”他盯着王杰希咧开嘴露出一个兴师问罪表情:“目前还是能判断的出来的是,你知道点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不如你先来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一下?”
来了,野兽一般的直觉。
王杰希还不至于丧心病狂地看着损友失恋,于是在饭没凉前简要地出卖了一下五好青年周泽楷的全盘计划。最后他总结了一下:“不过你可别去乱祸祸,还没确定人家是不是喜欢你,别先把人吓跑了……嘿!你傻笑什么?你听见没你?”
“听见的听见的~”
小老板一脸饕足的梦幻傻笑冲王医生挥挥手往门口走去:“我回去帮他收拾行李去了,您老好好吃饭,改天去我那打边炉去。”


周泽楷在回去的那个星期里都没怎么睡好。
他甚至觉得自己变得有点不太正常,盖上被子时总想着身边应该躺着个睡得天昏地暗的人。那人比自己大不了几岁,身高到自己的笔尖,身上总带着去油特效洗衣液的柠檬味,性子开朗又狡黠。
他好几次按下从朋友那拿到的奶茶店门口公话的座机号码,却又因为无从开口而未曾拨通。
……总要,总要和人道谢,然后好好道歉的。
但除此之外,还想说些别的什么。
【“你表现得那么好,我还以为你在追我呢,哈哈~”】
【“嗯!”】
心脏砰砰地跳动着,周泽楷捂住突然发烫的脸。
我怎么现在才发觉呢?自己早已脱口而出的真心话。
好想见到他,但不能这样去见他。
他从床上坐起来,打开待机中的电脑,对着一份长长的文档冥思苦想起来。


奶茶店门口的公话响起来的时机刚刚好。
叶修刚刚卖完最后一份早点,正带着些倦意收拾好外面的摊子准备回去补觉,心情不好不坏还有些多管闲事的余暇。
他拿起了话筒:“喂?这里是公共电话,是不是拨错号码啦?”
“是我。”
那边有个声音轻而急促地应了一声。
叶修下意识露出笑来:“喔,小周,回来再次考察的时间定了吗?行李我收拾好了哦。”
“我跳槽了。”
“诶?”
“不过,今天,回去。”
“那……我们见面聊?”
“嗯!你等我。”
被这句坚定的等我撩了一下,叶修并没有在意小青年的跳槽,他心情大好地关上店门,感觉今天补觉都能做个好梦。
好梦是被一串的鞭炮声赶跑的。
小老板看了眼挂钟差不多到送食材车来的点了,便慢悠悠穿上衣服准备下楼看看热闹。上周听说对面街一家小酒馆被盘出去了,一直在叮叮框框的装修,昨天刚刚蒙上红绸,估计刚刚那响动就是开业了。
他抬起门闸,顺手按下店里灯的开关,此时门外站着个高高瘦瘦的身影,冬日的阴天阳光不太好,看不清面容。
这场景似曾相识。
叶修这么想着,那人开口了:“叶修。”
店里的灯终于后知后觉地闪了闪全亮起来,小青年帅气好看的脸凑得离愣住了的小老板很近,近的的看见他眼里藏不住的忐忑。
“新、新店开张,请多指教。”周泽楷磕磕巴巴说着:“对面街,清吧,我的。”
他深吸了一口气,像是在背诵什么写好的广告:“营业时间晚上六点到十二点。刚开张,怕资金紧张。”
夕阳的余晖慢慢爬上整个街道,属于阴天的多云散去了,目之所及都是温暖的橘色。
在一片暖色中,那好看的小青年单膝跪下了,眼睛亮得像最好的钻石。在叶修的眼角弯起的注视下,他挺起胸膛鼓起勇气急急的补上了最后几句:
“你,还招兼职吗?”
“嗯。”
“会追你的那种。”
“嗯!”


THE END

评论
热度(49)
  1. 青壹告鸟 转载了此文字
    甜甜的结局

© 青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