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利甜酒奶盖茶【上】

告鸟:

周叶文,随机出现串场的其他人w
小周生快!
此文塞满各种私设。各种OOC。
不介意的话食用愉快~


一个适合你的职业可以带来无穷的乐趣,而不适合的职业只能带来无尽的霉运。
                                                             ——鲁迅·并没有没说过


周泽楷。男。新[消音]方烹饪学校高材生。招牌系列“银色子弹”调制得出神入化,正中顾客味蕾的红心,酒吧一条街人送外号“枪王”。
目前正面临着职业生涯最大的危机。
——学校毕业前实习分配的时候他被一家挺大奶茶连锁店总部录取了。
据说还是花了点手段的强制录取。
这奶茶连锁还很新潮的搞了个奶茶联盟,自己老板当了联盟的主席。
此时冯主席正笑眯眯地看着他。
“泽楷啊,一晃眼你长那么大啦,在舅舅这公司工作吧,再过几年这个公司就交给你啦~”
周泽楷:“来实习。”
冯主席:“对对对,先实习,从基层做起,好好干,过几个月我给你提上来。”
周泽楷:“只会调酒。”
冯主席整个人都散发着慈祥的光芒:“真是个懂事知轻重的好孩子,没事没事,原理一样,你可以去观摩一下。”
周泽楷还没来得及组织语言推辞,就看见冯主席一个电话call去行政噼里啪啦讲起来:“小喻主任啊,让人给定个机票,对,新入职的那个,去A市,人家很积极的想去学习学习,下午?可以,我现在让人送去机场。你叫人送一下资料。”
这边刚挂掉电话门就被敲响了,染着黄发的小青年精气神十足地噌一下冒出来:“冯总,喻主任让我过来送个资料,就是他要去A市吗?不错嘛很有志气我敬你是条汉子。(他欢快地塞给周泽楷一个厚厚的文件袋继续说道)这里有分店的详细信息还有需要考察店铺的位置和联系方式,酒店已经订好了,我还放了A市的导览图进去,这个文件袋就是全部了,有什么不懂的打我电话,名片在袋子里,祝你旅途愉快。(此时他扭头看向冯主席)喻主任还让我去社保交个材料我先出去啦,司机已经被我叫到楼下等着了他下去就行,冯总再见!”
然后黄发小青年噌地一下又不见了。
冯主任笑着对周泽楷说:“你看,这就是效率!公司这样富有朝气的年轻人很多的,你们一定处得来。”
周泽楷:“……”


几小时后他站在了属于北方城市的A市大地上。
被告知托运的行李丢了。
办理索赔程序出来钱包连着证件也被偷了。
手机被赶飞机的旅客撞掉,接着机场的通勤车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碾了过去。
兜里只剩下可怜兮兮的五块二毛钱。
周泽楷呆立着抱着文件袋,陷入了“我是谁”“我从哪儿来”“要往哪儿去”的终极哲学问题之中。
然后头晕脑胀的他做出了看起来比较可行的决定。
——按照文件袋里的地图用仅剩的零钱去最近的奶茶店分点暂时落脚。
开足暖气的机场和地铁都给了他一种北方冬天也不是很冷嘛的错觉,这种错觉一直持续到他踏出地铁站走向分点的那一刻。
周泽楷站在2°C到-8°C的A市街头,单裤穿了和没穿似的瑟瑟发抖。


叶修早上六点准时打开店门卖早点,九点关门补觉。
在那之前的一个小时都是他的早点准备时间。
油饼和油条滋啦啦地在锅里成型,逐渐呈现出面点油炸过后馋人的金黄色。煮豆浆的机器和轧玉米汁的机器响得非常热闹,清甜的气息和炸物的香气混合在一起,在叶修拉开店门时轰然挤了出去。
“哟,今天那么早在等啦?”
叶修的早点在这条街算是出了名的好吃,周围住着的熟客有时会很早起来下楼买,以避开接下来到的早高峰人潮。
此时店门外站着个高高瘦瘦的身影,冬天天亮得晚,看不清面容。
叶修把灯打开,回头就把刚叼上的烟给吓掉了。
那人头发上结着白色的冰晶,面色铁青,牙关咔咔咔地打着颤,嘴唇已经没了血色,哆哆嗦嗦地硬站着,状态与林正英片子里的僵尸模样别无二致。
“你还好吧?”叶修小心翼翼地碰了他一下。
然后他得到了一具躺平了的僵尸。
“哎呀不好!出人命了喂!”


周泽楷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
整个人暖呼呼的,像是久违地睡了个好觉。
这样温吞舒适的感觉并没有持续多久。
周泽楷了翻了个身,发现被窝里有个裸男。
睡在楼下笼子里的狗被天花板传来的叮铃哐啷的动静惊醒,条件反射性地发出一串的野性呼唤。
“啊……将就睡吧,就一床被子呢……”罪魁祸首打了个哈欠,对着摔到床下的周泽楷说道。他压好了弄掉的被子(这时候周泽楷看见人家穿裤子了),睡眼惺忪地瞄了还懵在原处的人一眼,说了句“要么你自便吧”,脑袋向后往枕头里一埋又睡了过去。
周泽楷不知所措地在原地坐了一会。
这是一个挺简单的小房间。东西放置的不算整齐确也称不上凌乱。正对着床的是一个占着半面墙的柜子,柜子上的穿衣镜映出了他现在的模样。
——穿着有点显短的一看就不是自己的衣服,头发毛乎乎乱翘着,鼻尖、脸侧、耳朵边上涂了什么棕兮兮的药膏。
他昨天从地铁出来顺着地图走着走着,就迷失在这座城弯弯曲曲的小巷子中。这个城市的居民区睡得有点太早,路上只剩下昏黄的灯光,什么地方的门都是紧闭着的。周泽楷脸皮薄,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半露天的烧烤铺子将就着蹭了点炭火热气问了下路,人家三点关了门他也不好意思留下。到底是低估了北方的冬夜,实在找不到路的他只好在看着比较避风的一家挂着买早餐的牌子店口站着,期待人家早点开门好再问个路。在寒风中等着等着意识就有点模糊起来,最后的印象就是听见店门被拉开的声音。
周泽楷看向床上熟睡的人,看上去年纪挺轻,眉头舒展着,清清秀秀的样子,没心没肺地睡得安稳。
……至少……要和人家表达一下感谢救命之恩吧?


生物钟通常在下午四点多把叶修弄醒。
意识逐渐回笼。
他起床时隐约记起自己捡了个长得挺帅的小哥回来,夺命连环锤门把隔壁的社区医院王大夫过来折腾,发现小伙身体倍儿棒除了脸上有点冻伤其他嘛事没有,就给人家换了个衣服往开足暖气的房间床上一扔,转头又继续卖早点。卖完早点看人家还没醒,也不计较那么多就直躺过去接补眠去了,中途那人好像起来了,自己迷迷糊糊让人家自便来着。
哇我居然让一个陌生人自便我是不是心太大了点。
叶修四下打量发现房间没人,起来套上衣服慢悠悠往楼下走去。
就算已经做好了店里被偷空的心理准备,他还是被吓了一跳。
这家店从来没有那么干净过。
所有东西都被收拾得整整齐齐,连通风口的扇片都擦得锃光瓦亮。
田螺姑娘正和寄养在这的狗打成一片,一副好哥俩六六六的欢快模样。
听见有人下来,周泽楷努力地把扑在他身上拼命舔他脸的哈士奇推开一条缝,艰辛地开了口:“你好……”
叶修站在楼梯口等他的下文,那个好看的小哥又和狗胶着了一番,在勉强占了上风的时候再次张了张嘴。
“救命啊。”
叶修噗地喷笑出来。


TBC.
下次更新未定。

评论
热度(31)
  1. 青壹告鸟 转载了此文字

© 青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