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禁爱蔷薇笼(03)

03.

 

考虑到的叶修身体不适合移动,早餐被移到了周泽楷的房间。

“王子殿下,王妃殿下现在受伤了,您是不是应该表现您的关爱?您喂他吃早餐吧。”餐车推着早餐进来,愉快的建议,所有人,不,所有家具都想尽各种办法帮他们增进感情。

“喂喂,请注意您的措施,王子殿下的爪,不不不,是尊贵的双手怎么握得住刀叉呢?王妃殿下受伤的又不是手,可以自己吃。”茶壶急忙纠正餐车的错误。

“真是万分抱歉,我亲爱的殿下,请原谅我不合时宜的言语,我可能还没睡醒,绝对不是有意冒犯您。”餐车愧疚的道歉。

“没关系。”周泽楷已经习惯了,没有感到什么不舒服。

“那么,开始吧!”烛台拍拍手,长条餐桌应声进屋,横跨过床,摆好位置,烛台和钟表快速铺好桌布,茶壶自己跳上餐桌,其他餐盘在烛台和钟表利落的行动下迅速摆到叶修和周泽楷面前。

“很丰盛啊。”叶修喝了口牛奶,注意到周泽楷用双爪捧起杯子舔了一下杯子里的牛奶,察觉到叶修的目光,周泽楷不好意思的停顿了一下,将牛奶倒入口中,一杯牛奶瞬间见底,周泽楷尴尬的用爪子扒拉了一下面前的三明治,用双爪捧住,尽量小口咬着,即便如此一口下去多半个三明治没了,周泽楷羞愧的低头一口吃完了剩下的一半,把盘子推到一边,又推过来一盘培根,他想了很久该怎么吃才优雅,但是没有任何方法,只能像之前那样,用舌头舔着盘子里的培根,然后吞入口中,他心里特别难受,自己的的确确变成了一头野兽,根本没有什么用餐礼仪和高雅的举止,可别无他法。

“抬头。”周泽楷听见叶修温和的说到,他抬起头,对上叶修漂亮的眼睛,那双眼睛明亮充满善意。

“我这份好像更好吃,要不要尝尝?”叶修用刀叉切了一块培根,涂了一点柠檬香草汁,微笑着将叉子伸到周泽楷唇边。周泽楷感激的看着叶修,轻轻咬下,吃完:“谢谢。”

“不介意的话,从现在开始我喂你吃饭,作为我们培养感情的一种方法。”叶修说着又切了一块香肠喂给周泽楷。

周泽楷怕这样太麻烦叶修,但是又不想拒绝,他眼巴巴的看着叶修却不知怎么回答。

“那就这么说定了。”叶修笑笑,单方面下了决定,周泽楷想开口道谢,可觉得自己只会说谢谢是不是显得太过笨拙?他终究还是只点了点头。

不远处的烛台和钟表激动的紧紧拥抱在一起,餐桌急忙捂住自己的嘴,以免打扰他们,茶壶太兴奋,悄悄帮周泽楷和叶修的杯里填满牛奶。

早餐后,家具们全速撤退,刚出房门没多远,目睹了事情经过的家具们召集了其他家具,七嘴八舌的讲述者刚才的场面。

“你们刚才没看到真是太可惜,王妃殿下竟然主动给王子殿下喂饭,画面可真美!”

“嗯嗯,王子殿下明显是害羞了,只顾低头吃,王妃殿下真是太温柔了!”

“不仅如此,王妃殿下一点都不嫌弃王子殿下,他们共用一把叉子、一个杯子。天呐,光看着就觉得不好意思。”

“哦!这是真的吗?我的上帝!愿他们早日相爱!”

“当然是真的,他们也许是天生一对!”

“该去给王妃殿下换药了!”药箱没看到那副画面,觉得太可惜了,他想起了自己有进去的借口,快速跑了。

“等一下!您不要一个帮手吗?”衣架心急的询问。

“不!王子殿下一人足够!”药箱的声音消失在楼梯上,他要独享眼福,回来之后再说的绘声绘色让他们羡慕去吧!

周泽楷扶叶修躺好,轻轻触碰了一下叶修的伤口:“很痛?”

“嗯,被刘皓的剑砍伤了,那家伙恨不得杀了我,下手真狠。”叶修有所图谋的抚上周泽楷的爪子,暗自感叹这皮毛手感真好。

“为什么?”周泽楷担心的问。

“陶轩是嘉世的国王、刘皓是将军,我是元帅,我掌握着嘉世的兵权,陶轩对我有所忌惮,刘皓一直嫉妒我,我听说过很多次刘皓找陶轩背地里说我想篡权,而我只是听说,没抓到任何证据,同时,我相信自己对嘉世忠心耿耿,身正不怕影子斜,可没想到陶轩还是信了刘皓的谗言,昨晚陶轩设宴请我一人去参加,以不能带武器为由拿走了我的兵器却邪,在陶轩和我商讨册封伯爵时,刘皓带人冲进来围攻我,还好我事先察觉其中有诈,带了他们从未见过的兵器千机伞,才冲出重围,一路跑到这里,追捕我的士兵们应该是真的看不到城堡,才没有追进来,但是,我腹部中了刘皓的剑,原以为自己死定了,还好被你救了。”叶修说到最后,狡猾的用双手握紧周泽楷的一只爪子,来回抚摸,手感真是太好了。

“他们好卑鄙!”周泽楷听完生气了,没注意到叶修不太正常的动作。

“已经过去了,你的手上还有肉垫子啊!”叶修玩心大起,轻轻捏了几下、戳了几下周泽楷爪子上的肉垫子,软软的,又不像猫咪那么软。

“啊?”周泽楷还沉浸在叶修的悲惨遭遇中,没料到叶修的关注点在自己的爪子上。

“王子殿下,王妃殿下该换药了。”药箱兴奋的忘记敲门,刚进门就看到叶修在玩周泽楷的爪子,药箱猝不及防吃了一大口糖。

“嗯,换药。”周泽楷回过神来,用锋利的爪子撕裂叶修腹部的绷带,用棉花沾着膏药,有些艰难的轻轻的帮叶修上药,上完药后,在药箱的帮助下把新的绷带缠上去,固定好。叶修认真的看着,完全没有要自己换药的意思,尽量他有这个能力。

“王子殿下,请洗手。”水盆装满水,边上挂着毛巾挪进来,看周泽楷洗净擦干爪子后,和药箱一起退下了。

于是,家具们又激动的听药箱和水盆添油加醋的讲了里面发生的事。钢琴实在忍不住自己的冲动,在家具们各司其职去工作的时候,悄悄跳到周泽楷房门口,自己拨弄出几个音符,算是敲门了,听到周泽楷同意自己进去,钢琴激动的跳进去:“王子殿下,您是否愿意为王妃殿下弹奏一曲,帮他解解闷?”

周泽楷尴尬的看着自己的爪子,钢琴自觉自己说错话了,极度抱歉:“抱歉,我来为尊贵的两位主人弹奏一曲,如果博得了您的欢心,请在曲子终了时,给我一点掌声。”

钢琴自认礼貌的说完,周泽楷看着自己的爪子更尴尬了,钢琴快哭出来了,他真的不是故意惹王子殿下伤心啊!

 

TBC

评论(25)
热度(74)
  1. 告鸟青壹 转载了此文字
    敲可爱肉垫垫小周你值得拥有!

© 青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