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禁爱蔷薇笼(01)

美女与野兽梗,大概是个中短篇。

 

01.

 

从前,在古老的轮回王国,有一位相貌英俊、品行高贵、聪明善良、武艺高超又为人谦虚的王子——周泽楷。国王非常喜欢这个孩子,给周泽楷封的领地最大最好,并计划将来把王位传给周泽楷。但是,在周泽楷二十岁那年,一个装扮成一名漂亮公主的女巫来到周泽楷的城堡向他求婚,遭到拒绝后,女巫一怒之下对周泽楷和城堡里所有人施以巫术,周泽楷变成了相貌丑陋的野兽,其他人则根据他们的职业变成了各种家具,要解除巫术除非有一个人和周泽楷真心相爱,并给他真爱之吻,当然,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方法,就是周泽楷愿意娶女巫为妻。为了更快的逼迫周泽楷向自己屈服,女巫在城堡附近布下了巫术,城堡无法被普通人看到或是接近,就算有人看见了,也无法从长满刺的蔷薇林中通过,进入城堡。

 

三个月之后,嘉世王国与轮回王国边境。

“快!他往前面森林逃了!”

“快追!别让他跑了!”

“元帅说了,不论死活都要抓到!”

“他受伤了应该跑不远。”

“可是,我怎么感觉在四周转了好几圈,他人呢?”

“可能因为月光不够明亮产生了错觉,继续找!”

男子不可思议的看着士兵们在他身后的地方来回搜查,却似乎像看不见自己一样,他喘了口,轻笑一下,捂着血流不止的腹部,继续向前缓步而行,结果前面是一道巨大而浓密的蔷薇林,像面坚固的墙壁,男子低头看着手中的伞,按下机关,伞面收起即刻变为一个火力十足的枪炮筒,随着扳机扣下,子弹有力的频繁的打穿蔷薇林,为他的前进开辟出一条道路,男子步履艰难的穿过蔷薇林,面前矗立着一座气势恢宏的城堡,城堡灯火辉煌,男子顾不得再做猜想,用尽全身的力气走到城堡门口,门自动开了,男子的体力到达了极限,昏迷在门口。

“王子殿下!有人来了!”门口的花瓶用高亢的声音惊呼着,接着,衣架、烛台、钢琴、茶杯、灯罩等等纷纷跟着惊呼起来,整个城堡被尖叫声充斥着,显得更加诡异,楼上很快响起了脚步声,一个高大的身影蹿出来,以常人无法实现的速度冲到门口,家具们自觉的让开,周泽楷看着倒在地板上的男子身下有血潺潺的渗出,急忙将人抱回自己的房间,药箱跟过去。

“王子殿下,他的腹部看样子受伤很重,你把他的衣服脱掉,把这个药粉撒上去用棉花按压一会,等血止住了清洗一下伤口,再涂上这种膏药,缠上纱布,喂他喝点糖水,明天应该能醒来。”药箱一边说一边从箱子里抖落出两瓶药和医疗用品,周泽楷忙着为来着处理好伤口,才有空去看他的面容,由于失血过多男子的面色苍白,唇色也白的可怕,他双眼紧闭,长长的睫毛随着微弱的呼吸轻颤,鼻梁高挺,嘴角上翘,这容貌属于上乘。想到相貌,周泽楷顿觉自卑,自己现在这副样子,恐怕会吓到他。

“可惜是个男人,不是一位美女。”烛台一旁看着叹息。

“是啊,我们等了三个多月,就来了一个人,还是个男人,这怎么解除巫术?”药箱语气低落。

“不然你研制一种药出来把他变成女的?”衣架突发奇想。

“那种药怎么可能有!而且就算是女的,也未必会真心爱上现在的王子殿下。”药箱绝望的实话实说。

周泽楷沉默的低头去帮自己床上的伤患盖好被子,其他家具开始拼命斥责药箱。

“胡说什么!殿下现在的样子毛茸茸的很可爱啊!”

“对啊对啊,爪子尖利、牙齿锋利,武力值上升了好几个等级好不好?”

“嗯嗯!如果我还是人的模样一定会爱上殿下!”

“闭嘴,殿下才不会喜欢你!”

“再说了,你也是男人呐。”

“男人怎么了?男人就不能喜欢男人?”

四周一片沉寂,随后窃窃私语声再次响起。

“好像也不能排除这种可能性。”

“嗯,巫术加蔷薇林,普通的女人怎么可能进来?这说不定就是命中注定的缘分。”

“有可能哦,我们想办法让他爱上殿下吧。”家具们激动起来,椅子始终保持冷静:“别忘了,女巫说的是相爱,殿下无法爱上他也行不通。”

家具们顿时一片哗然,目光齐刷刷的看向周泽楷。

周泽楷张口支支吾吾半天,才不好意思的说出几个字:“呃,他是······男的······”

“殿下,喜欢就好,性别其实无所谓。”

“对对对,难道您不想快点解除巫术?”

“可是······”周泽楷抱歉盯着陷入昏迷的男子,他怎么可能接受一个男人还是一只丑陋野兽?

“王子殿下,现在不是泄气的时候,不去试试怎么能知道结果?”

“殿下,三个月了,他可能是我们唯一的希望!”

“殿下,难道您想以这副面貌毫无尊严的死去?还是想娶那个妖妇为妻?”

看了一眼比自己更惨的从前的侍从们,周泽楷深感愧疚,但是无论如何他也不会向女巫低头,又看了看额头上不断渗出冷汗的男子,周泽楷用柔软的布料为他擦汗,随后犹豫着点点头:“我试试。”

家具们一阵欢呼,围在床边载歌载舞,好像明天就能解除巫术一样。

“安静。”周泽楷打断他们的狂欢,他指指床上的人,示意伤患需要休息。

“嘘~~~~~~”烛台领会精神带头制止。

“嘘~~~~~~”药箱、衣架、茶壶相继传达命令。

其他家具逐渐安静下来,并相互制止,最后只剩钢琴还在弹奏,烛台跳上去“哐”的一声合上了钢琴盖。

“痛痛痛!江执事!您这是怎么了?发什么疯?”钢琴吼了一句。

“什么什么什么?我发疯?您没听到刚才殿下吩咐安静?除了您,大家都保持安静了,难道您不知道伤患需要静养吗?何况那是未来的王妃大人,没准还是未来的王后大人,如果不怕掉脑袋您大可继续,当然如果您还是一位绅士,至少会感激我现在只是夹了您的手指,而不是放任您让您掉脑袋。”烛台不服气的和钢琴理论,四周的家具们随着烛台的话不住的点头,钢琴抱歉的小声低语:“很抱歉,误会了您的好意。”

“我原谅您了,我们都出去吧,王子殿下,我们告退了。”烛台带头行屈膝礼。

周泽楷点点头,安静的帮男子擦汗,时不时的用银汤匙喂他喝枫糖水,可水只是浸润着他的唇,无法被咽下。周泽楷担心着,床上的男子深度昏迷,之前的吵闹也无法让他醒来,看来他伤的很严重,等他醒来要如何告诉他自己的故事,不不不,明天他醒来如果看到自己会不会被吓晕?周泽楷摸摸自己的脸和耸立着的耳朵,难过的去衣橱里找了一件斗篷将自己的全身包括耳朵都遮住,可爪子和脸还是遮不住,周泽楷又去找了面具和手套,全部装扮好之后,继续坐在床边照顾男子。

 

TBC

评论(14)
热度(97)

© 青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