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喻黄]少天变成狐狸了怎么办?大概很急,在线等^_^

 因为原作者做了更改,所以重新转载一下。

告鸟:

我是一个不会起题目的人。

没有任何玄幻设定的文。

设定为双箭头中的两人,双向暗恋我喜。

存在暴露年龄梗

之前少天生贺急匆匆写了,有不太满意的地方,于是改完删掉重发,看过的亲们请容忍一下我的强迫症QwQ。

(一) 
事情的起因是苏沐橙在群上分享的一个视频。
蓝眼睛的毛绒绒的哈士奇,窝在浴缸里生无可恋,主人说一句它顶十句,哼哼唧唧呜呜咽咽,神烦得可爱。
叶修看完冒了个泡:人中哈士奇,狗中黄少天。 
群里瞬间排起【哈哈哈哈哈哈@ 黄少天】的长队形,黄少天刚刚结束训练被哈哈哈得一脸懵逼,往上翻了五分钟才明白事情起因。
——卧槽你个叶不羞我最近没招没惹你你居然这样怼我看我不把你按到地上摩擦到蓝田日暖玉生烟!
黄少天正准备气势汹汹往回怼,突然群里又刷新了一条消息。 

索克萨尔:不像少天。 

黄少天热泪盈眶。队长!不愧是我家队长!蓝雨的中流砥柱!苏破天际的业界良心!

索克萨尔:[分享视频]这个像。

黄少天心里涌现了一股不祥预感。 
他点开了视频。 一只黄色的大耳朵小狐狸,黄少天依稀记得是叫耳廓狐。在房间里飞速窜来窜去,视频几乎只有一道残影,只有在主人伸手要投喂的时候才会一屁股蹲下,吃完又开始继续高速反复横跳,嘴里还不停地发出各种迷之鸣叫,叽里呱啦惊得一旁窝着的黑猫满脸问号。
原来what does the fox say里面的叫声是真的啊??? 不,不对,重点不是这个。
黄少天痛心疾首:完了完了,队长不爱护我了蓝雨的中流砥柱出现裂痕了苏破天际的业界良心眼看就要上天和太阳肩并肩了啊啊啊—— 
那一天,群里的人光顾着哈哈都没有回忆起另一个当事人保持着异常的沉默,显示在线的聊天账号似乎隐藏着暴风雨前的宁静。 

(二) 
在没有比赛的时候,荣耀圈战队除了训练还会接到一些娱乐节目邀约。
不同于周泽楷得天独厚靠脸吃饭的广告代言,多数情况下接到的是电竞的友谊赛嘉宾讲解,战队成长访谈,偶尔会有娱乐节目的客串。 
诸如此类的业务每隔几个月接一下不会耽误训练,外快挺丰厚,对提升知名度也有帮助。各大战队都会酌情接个几单,蓝雨也不列外。 
狗中黄少天事件之后没几天,蓝雨的经理人找到了喻文州和黄少天。
“有一个娱乐节目,X台挺出名那个,邀请你们做节目嘉宾,如果接下来的话下个星期大概需要外出一天的样子。怎么样?可以去吗?”
喻文州回忆了一下训练安排表:“时间上来说是可以的,需要参与的是哪个环节呢?” 
经理人露出一个谜一般的微笑:“节目组说去了之后会告诉你们的。” 
X台的娱乐节目吗?

之前几个队长私下闲聊过接触的节目圈子,喻文州那时候询问过老油条周泽楷有没有很难应付的电视台栏目,周泽楷想了一下说:“没有很难,X台尤其简单。”
毕竟是社会我周哥,人靓话不多,节目组基本不会有特别激烈的活动去为难他。X台也就给喻文州留下了个挺照顾嘉宾的浅浅印象。

“下周外出一天的话我需要调整一下训练表,只是一天不会有影响的。”喻文州答应了下来。

黄少天落在他身后半步,默默咽下说服队长参与节目的万字发言,冲经理人欢快地眨了眨眼。

 

(三)

这个谜一般的节目环节叫做【〇间观察】。

是一个把摄像头埋伏起来制造各种各样情节来搞观察对象事的环节。

他们拍摄过猫咖啡厅遇见“会说话”猫的顾客、观察过胸大服务员询问要不要帮忙甩干拉面的雄性人类、记录过儍爹和佩戴“读心器”婴儿的交流……

X台的确比较会照顾嘉宾。

它充分把黄少天的搞事情结调动了起来,磨刀霍霍准备观察观察联盟第一特仑苏喻文州。

两全其美,可喜可贺。

 

(四)

参加节目的当天中午两人被接到酒店。工作人员让他们在房间里稍作休息,下午有节目组过来对台本。

黄少天在送走工作人员关门口,一边嚷嚷着“好热好热好热我真的好热”一边迅速冲进了浴室关门洗澡。

“少天?你的衣服没拿啊?”

喻文州敲了敲浴室的门,里面除了哗哗的淋浴声无人应答。

哎呀哎呀~

剑圣小同志在生活中说风就是雨的作风总会有点不足之处的嘛~

喻文州好整以暇地靠在门口站了一会,水声终于停了下来。

“一会要午休还是逛逛?行李箱密码没改吧?我帮你拿衣服。”

……

回答他的是一段长长的沉默。

“少天?”

好像哪里有点不对劲。

喻文州再次敲了敲门,顺手按在了把手上,轻轻往下压却并没感受到上了锁的阻力:“我要进来了哦?”

“呜啾~~~~~~~~~~~咕咕咕咕咕咕~~~~~~~~~~~~~~~”

浴室里传出谜之鸣叫。

喻文州当机立断拉开了门。

湿濡的水汽还没被抽风散尽,但已经可以看清浴室里面空无一人。

带着水渍的地板上,酒店提供的毛巾掉落在那堆成一团。

“呜咪呜~~~~~~~~”

毛巾堆里长出了一对大大的黄色毛绒耳朵,耸动了几下,终于整个脑袋从包裹着它的毛巾里挣扎了出来。

……啊,耳廓狐。

喻文州看见这个熟悉的生物顿了一秒。

经理人的谜一般的笑容,黄少天过于说风就是雨的行为,节目工作人员的安排,未知的参与环节……电光火石之间种种情节在脑子里一闪而过。

怪不得呢——

毛茸茸的狐狸仔和喻文州对视了一会突然口吐人言:“啊啊啊啊啊——队长——不要不认得我啊队长!我是黄少天啊队长!救命啊!我变成狐狸了啊啊啊啊——”

喻文州盯着狐狸仔脖子项圈上掩饰得不算特别好的发音器和摄像头,露出一个和善的微笑。

少天,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死是会被r的。

 

(四)

黄少天关了麦克风站在监控器前笑得前仰后合。

识破是肯定的,他只是想看队长明明知道自己被整可是为了节目宣传不得不接着演的表情。

耳机里传来喻文州温和的声音:

“少天,你怎么会变成狐狸的呢?”

黄少天笑着露出小虎牙打开了麦克风:“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可能前段时间被人说像来着我想着想着就变成这样了,队长你要好好爱护我,下次你应该分享一个绝世大帅哥然后说这个像少天,没准我想着想着能变回来而且还能帅很多倍?”

“好好好。”这样答应着,喻文州抱起狐狸仔走出浴室,拿起放在桌上的手机按了几下:“给你分享一个绝世大帅哥。”

黄少天正想让工作人员调整一下角度好看清喻文州在分享什么,喻文州就已经郑重其事地把手机凑到了狐狸仔的面前,项圈上的隐蔽摄像头拍摄出的手机画面上,是之前蓝雨参加友谊赛夺冠黄少天举起奖杯时闪闪发光的笑脸。

 

(五)

【您有一条新的群消息】

索克萨尔:分享图片[绝世大帅哥.jpg]

一叶之秋:卧槽?

百花缭乱:卧槽?

王不留行:卧槽?

……

君莫笑:卧槽?黄烦烦你上了你队长

君莫笑:的号?

君莫笑:太过震惊手一滑发出去了。

沐雨橙风:哈哈哈差点以为CP要反@鸾辂音尘 

鸾辂音尘:哈哈哈喻黄喻没毛病,真爱可逆不可拆

 

(六)

黄少天耳根有点红:“……队队队队长?”

喻文州揉着狐狸仔脑袋笑得能溺死人:“你在我心中是最美。”

 

(七)

耳廓狐。世界上最小的犬科动物之一。栖息于沙漠与半沙漠地带。对周围微小的声音能做出迅速反应。擅长埋伏攻击猎物并进行锁喉。

身娇体软亲人可爱?不存在的。

黄少天刚刚被喻文州撩完,就眼睁睁地看着他怀里狐狸仔一个迅猛的转体365°,一脚蹬在了喻仑苏脸上。

“吱哇啦~~~吱哇啦~~~~~啊啊啊啊~~~~~~~”

狐狸仔吱哇乱叫地在房间里开始飞速反复横跳,形成以喻文州为中心反复靠近离开的布朗运动。

黄少天怒瞪节目组:“不是说这只小东西是救助回来养大的喜欢和人玩耍吗?”

节目组导演:“……它现在真的是在玩耍。”

“这是耳廓狐特别兴奋的叫声。”

“……”

 

(八)

黄少天厚着脸皮打开话筒圆场。

“队长队长队长,你看我的身法怎么样?这是我新研究出来的以索克萨尔为中心的护主型输出方式,是不是特别灵活多变全方位覆盖?”

喻文州抄着手眯起眼盯着来回跳动的狐狸仔,脸上还是那副风轻云淡的温和姿态:“等你变回来我们·实·战·一·下·好好研究研究?”

黄少天下意识咽了口口水:“队长我觉得我们可以先友好讨论讨论,关于战术问题我们要慎重对待充分交流,能哔哔就不要动手。”

门在这个时候被敲响了。

节目组工作人员一副什么发生过的样子:“我们的节目半小时后可以彩排一下过个流程,这是台本请收下。”

喻文州:“好的,谢谢你。”

工作人员:“明天是正式录制,请按台本指定时间到楼下集合,我们直送到场哦~对了,黄少天先生呢?”

黄少天抓着话筒呐喊:“队长队长队长!我现在讲话就你一个人能听见!千万不要暴露我我不想被抓去做研究啊嘤嘤嘤——”

……该配合你演出的我想视而不见。

喻文州回头望望依然在做布朗运动的狐狸仔,又转回来看看一脸演技爆棚的工作人员,难得的沉默了一下。

喻文州:“他有点事情一会可能参加不了,彩排后我帮他讲解吧。”

工作人员:“这是您的宠物吗?好可爱啊,叫什么名字?”

“是啊,我特别宠他。”联盟第一苏露出和善的微笑:“它叫狐少天。”

黄少天:“……嘤。”

 

(九)

喻文州关上门,寻思着这个节目要怎么继续:

“少天,你去不去彩排?”

“要去的要去的,你等会啊队长这个消息太让人振奋了,我需要让我躁动的小小身躯平复下来。”黄少天把话筒一扔扭头问导演:“这个小家伙怎么才能安静下来?”

您答应得那个干脆我还以为您知道呢。

“吃饱了会变得很乖,在酒店冰箱里有它可以吃的食物。”

“ok~了解”剑圣小同志比了个大拇指,打开麦克风:“队长——我想到了!我吃点东西冷静冷静吧~你帮我看看冰箱里是不是有吃的,我吃饱了和你出门。”

喻文州从冰箱里拿出一罐精制狗粮罐头。

一罐精制狗粮罐头,鸡肉味。

“你确定要吃这个?”

“……”

我现在应该是个犬科——我现在把自己当成是犬科——我现在是条犬科。

黄少天催眠了自己三遍:“汪。”

狐狸仔停止跑动蹲了下来,眼睛盯着罐头,尾巴啪啪啪拍着地板。

喻文州突然觉得心情愉悦了起来。

 

(十)

吃饱喝足的狐狸仔终于安静了下来。

喻文州用背包把狐狸仔一装,拉链留了点口子透风,来到了节目录制厅。 

台本是个带娱乐性质的访谈对话,难为明明是个整蛊类环节台本还那么用心。

事情应该并没有那么简单。

主持人开始和他过流程的时候,放在脚边的背包口,钻出一个毛茸茸的脑袋来。

“队长我好无聊台本看不到呜呜让我看一眼嘛我都不知道你们在干啥啊汪汪汪~”

主持人一副若无所知的样子。

喻文州淡定的把第二本台本翻好页数,悄咪咪塞到背包跟前。

 

狐狸仔看上去很有兴趣地探过脑袋。

狐狸仔像真的看得懂似的盯着台本。

狐狸仔耳朵一抖好像发现了什么有意思的事情。

然后狐狸仔开心地一口咬住了台本。

“哗”扯下一页纸来。

 

善哉善哉。

 

黄少天心想不对啊这个节目到底是在帮我整队长还是连我带着队长一起整???

但是为了节目环节他还是速度飞快地做出了补救。

“哎呀这个台本很有意思嘛,尤其是这一段问答极有味道,队长你要不要仔细品一品,那啥我觉得还是很有趣的。”

喻文州平静地把纸从狐狸仔嘴巴里扯了出来。

“恩,”他注视着狐狸仔脖子上的摄像头微笑着,压低了声线,入耳有点酥麻:“很有趣。”

噗通~

不知谁的心跳刚刚快了一拍。

 

(十一)

因为一些不明原因,黄少天在接下来的流程中没作什么妖。

也就是在喻文州被主持人问到喜欢的女性类型的时候,仗着自己【说话只能被喻文州听见】的设定嘟嘟囔囔哼起歌。

喻文州一心二用,隐约听出来那调调是my boyfriend is gay,脸上保持的微笑越发高深莫测起来。

黄少天妖作少了,狐狸仔上线了。

耳廓狐,世界上最小的犬科动物之一。栖息于沙漠与半沙漠地带。对周围微小的声音能做出迅速反应。擅长埋伏攻击猎物并进行锁喉。

极为好动,特别吵闹,程度等于或大于一个黄烦烦,不适合家庭饲养。

主持人正保持着优雅的微笑:“接下来是最后的游戏环节,希望到时候录制的时候可以展现出你们平不同的一面来,游戏环节叫野性的呼……”

“吱哇啊啊啊啊啊————”

“唤。”主持人噎了一下。

狐狸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包里挣扎了出来,在录制厅里兴奋地乱窜了起来。

黄少天一脸惊恐地看着导演:“它在做什么??!”

导演:“刚刚吃太饱了估计想消消食……”

黄少天:“这窜天猴似的还怎么录?什么什么?为什么你一脸没问题的表情??等等那个摄像机是什么?为什么对准了我???”

“诶嘿嘿~”导演指了一下话筒,比划了个“你继续录啦”的动作。

 

善恶到头终有报,天道好蓝雨(喂)。

 

录制厅里狐狸仔还在来回飞蹿。

黄少天磕磕巴巴的声音简直加了左右声道反复回响的特效:“左、左边——啊不、右边——看我剑影步——逆风——升龙——流星——回风石——看招看招——”

狐狸仔:“哇啊啊——哇啊啊啊——吱哇啊啊啊——”

几个现场的工作人员上前围追堵截,狐狸仔身法灵活,直接蹬鼻子上脸,踩着两名工作人员的脑袋跳出了包围圈。

那边的黄少天还在坑坑巴巴握着话筒垂死挣扎:“这、这一招是、是风残草尽!来吧——正面刚我啊!”

说时迟那时快,就当狐狸仔堪堪落地准备继续疯跑的时候,两根修长的手指稳稳捏住了它的后颈。

喻文州动作不疾不徐地把狐狸仔团成球,托起来,面对面。

“六星光牢。”他眨眨眼睛,目光似乎穿过了摄像头,注视着惊魂未定的黄少天:“流程过得差不多啦~我们回去休息吧?”

黄少天一口应下,大脑却不受控制般的反复刷屏着:

 

……他的眼睛,真的好好看啊。

 

(十二)

“OK——CUT——”

监控室里传出哗哗哗的掌声,导演清了清嗓子,对着已经知道自己也在一并被整准备算账的黄少天清了清嗓子:“咳咳……接下来就只要补拍一个镜头就好了,一会回去休息的时候只要狐狸不在喻文州先生视线范围内,你们就可以换回来了,然后拍一下喻文州先生的反应就可以啦~”

黄少天被簇拥着回到酒店房间的旁边,随身的屏幕正播放着喻文州的一举一动。

狐狸仔被他抓了一次又一次之后似乎已经了解到了这个人类的威力。现在正带着点悻悻然的感觉趴在一边拍打着尾巴。

喻文州对着安分的狐狸仔沉思了一下,一副准备换洗的模样拿起衣服去了洗手间。

黄少天瞅准机会刷卡开门,抱起准备炸毛的狐狸仔往外面的工作人员怀里一扔,关门落锁一气呵成。

下一秒就听见咔啪一声。

浴室门开了。

喻文州靠在门边,还是那副好整以暇的姿态看着黄少天:“哎呀,狐少天小同志?”

“队长——”黄少天觉得既然是收尾那也要拍得有料一点,扑上去抱住自己队长的腰:“我回来了!我变回来了!我是不是很棒!我不停地在想你发的绝世大帅哥就变回来了诶嘿你夸我呀?”

喻文州揉了揉怀里人的脑袋:“是吗?那真的太好了。”

黄少天嘿嘿一笑正要说什么,喻文州掐着时机开口继续说道:

“我还以为要吻你才能变回来呢。”

他低下头,嘴唇几乎贴着他耳朵,声音放得很轻:“真是——太·可·惜·了。”

黄少天噌地一下站直,同手同脚往外走了几步,一把拉开了门冲外头嚷嚷:“拍摄结束啦——!!”

喻文州看着他赶鸭子似的把工作人员和导演推进房间收尾现场一晃就没了踪影,无奈地笑着摇了摇头。

 

这样你总能意识到了吧?

喜欢我的你同样也被我喜欢着。

现在暂时撤退也没有关系。

未来一切都好,我们来日方长。

 

———————————我是只隔了一小时的来日方长分割线———————————

 

索克萨尔:@夜雨声烦 少天,老地方饮夜茶。

索克萨尔:乖,出来。

夜雨声烦:队长我那个最近正好有点不方便就是每个月都有那么几天的那个不方便我就不过去了你好好吃饭哈

索克萨尔:这样啊?

索克萨尔:【太可惜了】?

夜雨声烦:……队长你这样挤兑我是不对的,本剑圣不怕威胁,五十秒内到达战场!这次你绝对没有先手的机会了给我乖乖投降吧!

一叶之秋:哇,你们两个不是录节目去了吗?趁大家都在训练时间在群里打什么哑谜?

君莫笑:有朝一日能看见少天造喻队的反,朕甚是欣慰。

沐雨橙风:黄少天下线了,我闻到了不寻常的味道。

百花缭乱:@索克萨尔 

百花缭乱:卧槽,喻队秒下线?几个意思??

 

秒下线的喻文州正笑眯眯地看着小跑过来的黄少天。

“队长——队长——”

那人居然在脸红心跳的情况下还有心思学相声段子:“是我——憋开枪——皇军托我给您带个话~”

他深吸一口气,站得笔直,青涩又富有朝气,夜色掩不住闪闪发亮的笑容:“皇军说他有可能喜欢你,只要你肯从了他,好处大大的有。”

喻文州伸出手,两指并拢,对着对方的心口做了个开枪的动作。

“好吧,那我也只能代表人民代表群众枪毙你啦~”

黄少天欢呼一声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

“队长队长我和你讲,我今天下午在外面溜了好几圈,现在饿得前胸贴后背的,我们一会能多点菜吗你就不要安利我养生食谱了。”

“好~好~”

“队长队长我和你讲我也是有男朋友的人了,哈哈哈哪个混蛋当初在群里说我们大蓝雨和尚庙不好找对象来着我们晒死他!”

“好~好~”

“队长队长队长~”

“嗯?”

“没事,重要的事情我喜欢讲三遍及以上~”

 

未来一切都好,总有来日方长。

 

THE END

 

附上视频链接:
浴缸里的哼唧哈士奇: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8312645
各种叫的狐狸仔: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2416474
日本节目人间观察:
不记得第几期了可以到微博找找,就是猫咖啡里的猫猫突然说话了的那集~

评论
热度(93)
  1. 青壹告鸟 转载了此文字
    因为原作者做了更改,所以重新转载一下。

© 青壹 | Powered by LOFTER